267_a2050

   老爷子眼眸明显一惊,嘴巴微微抖动起来。

   “他们青梅竹马,原本感情很好,又一起出国留学,后来,男孩先回来,原想着等她也回国之后,两人应该就会结婚了,可不想,没等她回国,男孩出车祸意外死亡,因为生前签订了器官捐赠协议,这才幸运地救了凌渊一命。她后来查到心脏捐给了凌渊,因为抵不住对男友的思念之情,便想跟凌渊发生关系,想生一个间接属于男友的孩子……可阴差阳错,她跟我……”

  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,他相信老爷子也已经明白了。

   霍凌霄看着爷爷,顿了顿,低沉的嗓音继续:“虽然这件事她做的确实不对,但也并没有加害于人的心思,她也没想借着孩子攀龙附凤,是我偶然遇到他们,看到孩子跟我长得那么像,又或者父子天性在冥冥之中指引着我,让我产生了怀疑,去调查这件事,才知道轩轩是我的儿子。一直以来,都是我主动追求,甚至用尽手段强迫她跟我在一起。你们对她,确实误会太深了。”

   霍老太爷好一会儿没说话,听完这番解释,显然心里震惊着,可执拗了那么久的念头,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改观的。

   “这事……你,怎么不早点讲?”

   “你们成见太深,我即便道出实情,怕你们也不会相信。”

   老爷子没说话,慢慢转过头去,好一会儿,虚弱苍老的声音呢喃着:“罢了……罢了,我要走了,随便你们吧……”

   “爷爷,她也在医院,今天一直陪着我,要么,我叫她进来?”霍凌霄心里,还是很想让爷爷认可这个孙媳妇的。

   老爷子没说话,霍凌霄当他是默许,于是赶紧起身。

   值班台那边的特护见他过来,立刻问道:“霍先生,您——”

   “麻烦去把我太太叫来。”

   留下的青春

   “好的!”

   一名护士赶紧转身出去,霍凌霄又回到病床边,重新握着老爷子的手,“爷爷,您等等,她很快就来了!”

   霍老爷子瞪着眼,瞳孔已经止不住放大,嘴巴动了动,没发出声音。

   “爷爷……”男人再度沉沉唤了声,捏着他的手加重力道。

   “凌霄……凌霄……”老爷子再度发出声音,已经极其微弱了,霍凌霄靠上前去,耳朵贴在老爷子面前,“爷爷,我在……”

   “你奶奶……我看到你奶奶了……她在叫我……她说,她在那边……孤……孤单地……过了快二十年了……她叫我……”老爷子手指动了动,眼睛望着天花板某处,嘴巴蠕动越来越慢,声音越来越弱。

   休息室里,方若宁躺下之后,却又睡不着了。

   霍凌霄说他看看老爷子就过来,可好一会儿过去了,他还没来。

   心里不安,她又起身,正准备开门出去时,一名小护士匆匆奔过来,两人差点撞上。

   “霍太太,霍先生让您赶紧去病房!”

   方若宁面色一白,心跳慌了起来,“是不是老爷子——”

   “嗯,老爷子估计撑不住了,拉着霍先生说了很多话,您赶紧去吧!”

   两人风风火火,一路狂奔。

   进了ICU,方若宁见医生收起手电筒和听诊器,而另一边坐着的霍凌霄一动不动,她整个人突然如坠冰窖,浑身止不住战栗。

   “凌霄……”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男人身边去的,她冰凉的手指落在男人肩上,视线沉痛地盯着被医生缓缓盖上白布的霍老爷子,心痛到无法呼吸。

   霍凌霄没有落泪,但脸上失去了血色,整个人笼罩在悲痛之中,一手抬起搭在妻子的手背上,凝重颤抖的视线望着被白布盖上的老人,低沉宣告:“爷爷走了……”

   “凌霄!”方若宁沉痛一声,半蹲在他面前,双手紧紧抱着他。

   医生朝他们鞠了一躬,沉重地道:“霍先生,老爷子已经安详离世,请节哀顺变。”顿了顿,又道,“老爷子身前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,按照协议,等老爷子……”

   “我明白,放心吧,我们会尽快办理完遗体交接的相关手续。”没等医生说完,霍凌霄淡淡打断,继而一手拍了拍怀里的妻子,“走吧,先去打电话通知家里。”

   方若宁起身,知道他心里很难受,可身为长子长孙,他现在还有许多事要办,即便是伤心也没工夫。

   病房外,霍凌霄一连打了七八个电话,通知家人老爷子去世的消息。

   因为老人家生前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,按照协议规定,他的遗体稍后将移交给相关机构经过特殊处理后用做医学试验,在此之前,霍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得赶过来见见老爷子最后一面。

   四月的天,夜凉如水,方若宁纵然穿着厚外套,这会儿站在走廊里也觉得寒凉彻骨。

   老爷子从中风入院到去世,半个多月的时间,算来也是福气,不用继续忍受病痛的折磨,自己受罪的同时,也折磨着晚辈们。

   如今解脱,算是福祉。

   亲人离世的悲痛,方若宁很小就体会到了,母亲去世时,她已经清楚地明白生老病死是什么概念。她还记得,她跪在床边嚎啕大哭,让妈妈醒来,再抱抱她,再看看她。可不管她哭得多么伤心,伏地不起,涕泪横流,妈妈躺在那里就是一动不动,再也不会起来,再也不会睁眼,再也不会说话,更不会抱抱她。

   哭是人类的本能。高兴时可以哭,愤怒时可以哭,伤心时也能哭,疼痛时更可以哭,可不知为什么,当我们走着走着,长大成人了,却似乎连这项哭的本能都忘记了。

   怕别人嘲笑,怕别人觉得自己软弱,甚至连自己都觉得哭是一件很丢人的事,那当我们伤心时,疼痛时,该怎么办呢?

   方若宁看着那道背转过去依然在打电话的身影,还是那么伟岸,那么挺拔,屹立如山,好像感觉不到悲痛,体会不到伤心,可她明白,不是感觉不到,体会不到,只是他不愿流露在人前,强行压抑在心底深处。

   她失去亲人时

   ,还可以无所畏惧毫无形象地崩溃大哭,可他又能怎么办呢?纵然伤心欲绝,他还要挑起这整个家族的重担,将刚强、勇敢、有担当的一面展现在所有人面前。

   男儿有泪不轻弹,更何况是他这样坚毅如钢铁般的大丈夫!方若宁泪眼朦胧,见他打完电话后站在那一片漆黑的窗前,久久没有转身,尽管她很想很想上前去,紧紧抱着他,可她还是原地僵着没动。

   就让他倔强地坚强着吧,或许对着夜色比对着她,能让他心里更好受一点,她希望男人能在别人看不到的黑暗中,夜色里,流露出心里的悲痛。

   霍家上上下下十多口人很快陆续赶到医院,这些只是在海城工作的晚辈,其余那些,有在外地工作的,有在军营服役的,甚至还有在国外的。

   不过,这个时候,也全都接到了讣告,即便是赶不回来见老爷子最后一面,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参加追悼会。

   病房里,沉痛悲哀的哭声渐渐传来,方若宁呆在走廊里默默垂泪,见霍凌霄在接电话,她也没去打扰,只是静静陪在一边。

   好一会儿,应该是紧急需要安排的全都安排好了,霍凌霄放下手机转身过来,才看到一直站在身后不远处,紧紧盯着他面露忧心的妻子。

   两人目光对上,男人猩红幽深的眼眸藏着些许湿意,下颌上滋生的胡茬使得他英俊刚毅的脸庞多了几分颓废之色,看着更加令人心疼。

   方若宁走上前,握着他的手,没说什么安慰的话,只是道:“爷爷的后事,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,你尽管说。”




© 2021: 免费日批直播软件 | GREEN EYE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