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3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好。”我挺激动的,本来以为她这一休息就得等到晚上,现在看来她对失踪的女儿很用心思,我用不着等那么久。

   叶洋君见我兴奋,好奇地问是谁的电话。

   我说:“是一个阿姨的。”

   结果,叶洋君听完是一副鄙夷之色,她说:“罗阳,我真的没想到,这是老少通吃啊!”

   “去去去,才老少通吃呢。”我不耐烦地摆摆手,只说了一个“阿姨”她就瞎想。难道在她眼里,我真的有那么饥渴?

   );,

   “逗的啦!”叶洋君摆摆手,问:“真的是阿姨,不是妹子?”

   “……”我想,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了,因为,我在她心里已经定了性,解释得再多都没用,她也不一定会信。但有个事,还真得从她这里找突破口,我就问:“洋君,和小姨这么熟悉,她有没有给看过一张照片,是黑白照片,上面还有个女娃,女娃的额头上有个红点。”我尽可能地把照片形容的更详细一些,希望这些特点能勾起她的记忆。

   “照片,女娃,红点。”叶洋君念叨出声,看神情似在回想,却最终茫然地说:“好像是见过,可那是好多年前的事,我记不太清了。”

   我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那关于照片,她有没有跟说过些什么?”

   “我真不记得了。”叶洋君还是迷茫地摇摇头,对此在脑海中搜寻不到半点印象。

   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

   我也没强求,跟她打个招呼去找刘兰。刘兰没吃饭,我载着她找个安静的餐厅,进去选个偏僻的座位坐好,刘兰要了餐把菜单拿给我,我告诉她已经吃过了。

   服务员送来免费茶水,我倒好分给她一杯,然后说:“阿姨,现在能讲吗,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刘兰还没开讲,就情不自禁地留下眼泪,想必那对她来说也是苦不堪言的回忆吧。

   “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,跟琳儿的爸爸是高中同学,他是班里最高大的男生,仿佛跟着他就有安全感,他在学校追求我,我欣赏他的温柔和浪漫,就答应了他的追求。可在校生活的时间不长,我们都没能考上大学,直接步入社会结了婚,开着一家小食杂店,生活也有滋有味。”

   说起这些,刘兰脸上还是满满的回忆,也带着几分幸福,那或许是她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吧。

   “可这样的生活好景却不长,琳儿的爸爸习赌成性,欠下一笔债,债主追到家里,打了他,我把食杂店卖掉给他抵债,生活从此一落千丈,琳儿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他央求我原谅他,说我们重新开始,那个时候琳儿还小,我不想孩子不明不白,就原谅了他,转眼琳儿就要上幼儿园了,可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来,我求他,让他朝爸妈借点钱,供琳儿上学,就算大人过得再苦孩子的教育也不能落下……”

   说到这里,刘兰已经失声痛苦,引来餐厅顾客们的纷纷侧目,我把纸巾递过去,她对大家做个歉意的表情,“小罗,猜他是怎么回我的吗?”

   我没作声,从她刚刚的反应就能看出来,肯定不是什么良言。

   “他喝得大醉,吼着说,他父母把他养大成人,哪还有再朝家里拿钱的道理,还让我去借,后来他想起来我是孤儿,就嘲笑着说他忘了,忘了我没爸没妈,忘了我是个野人的事了,我找他理论,他借着酒劲打了我,琳儿吓坏了哭个不停,他还要打琳儿,骂着说女娃子读书有什么用,难道读了书就不用嫁人吗?我死死地抱着琳儿,不让他碰到她,他打够了就出去了,一晚没回来。小罗,知道人的希望一点点破碎是什么感觉吗?那个我以为他能给我想要生活的男人,结了婚后却像变了个人一样,那个时候我想死,但看到蜷缩在怀里的琳儿时,还是决定坚持着过下去。”

   餐上来了,我按捺住想骂人的冲动,提醒刘兰先吃饭。

   整个吃饭的过程,刘兰都是以泪洗面,我不忍看下去,就低着头抽烟,抽完烟就喝茶水,若小姨真的是白琳,那她到底经过怎样的儿时,晚上睡觉又会做什么样的梦?

   “后来,我找了比较要好的同学,借了些钱,打算攒着供琳儿上学,可一天我正用小本记录借了多少钱时,他突然回来,我慌乱之际就要收放在床头的钱,却被他一把抢了去,还反手给我一个巴掌,说我私藏钱。我把本子丢给他,大声吼着告诉他,这些钱都是我找同学借的,他把我踹倒,拿着钱走了。他再回来,已是半个月之后,那天夜里下着大雨,风很大,电闪雷鸣的,家里来了好一帮人在外面砸门,他慌我更慌,我用毛巾堵着琳儿的嘴,让她藏到床底,门被砸开了,进来四五个不良的社会渣子,他们用棍子打他,我跑过去拦,却被一脚踹倒,琳儿看到我躺在地上,就要从床底爬出来,我大声吼着“不要”,用眼神制止了她,同时朝着他扑去,因为他当时已经被打得满身是血,就算我们一点感情也没有,可我只晓得琳儿不能没有爸,就扑了上去,没一会儿就被打昏过去。”

   刘兰停下来,叫来服务员结账,我把钱付了之后,就听她说:“小罗,我们换个安静的地方吧。”

   我也同意,更想听听后面发生的事,刘兰讲得前半段,正好对上小姨的那半篇残记,是我偷偷看过的那篇,相似的地方很多,可那篇残记也只记到打人的地方,后来,就没有了。

   我先带她去了公园,人不少,最后没招只能回了会所。房间里,就兰靠坐在床边,“是琳儿把我弄醒的,她小手不停地摸我的脸,还哭个不停,就像是精神不正常的那种哭,我当时被吓坏了,把琳儿抱紧紧的,又摸摸琳儿他爸的鼻子,还有气息,就出去找人帮忙,把他送到了医院。”




© 2021: 免费日批直播软件 | GREEN EYE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