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38_a2051

杨宁说的话相当直接,就是要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塔纳利斯也挺纳闷,这什么时候起,杨宁跟克拉贡竟然建立起来深厚友谊?不

过嘛,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的,这事本就跟克拉贡没有太大关联,肇事者是他的旁亲,亏空贪污也是主观原因,在这事上,克拉贡要承担一部分责任,无非就是些管教不严之类的,惩罚也行,不惩罚也完可以。

克拉贡第二天一大早,就听到星主撤销对他盘查的消息,这让他意外的同时,也是相当惊喜。惊

喜是因为无罪一身轻,他可不想顶着压力茶不思饭不想,太折磨人。

意外是因为他没想到杨宁动作这么快,尽管早就获悉杨宁跟星主塔纳利斯的交情匪浅,但没想到,两人竟然能到这份上,说撤就撤,一点都不含糊。克

拉贡当天就在屋子里,很详细的写了一份他对黑暗之源秘境的看法,这其实跟攻略差不多。

夜里,克拉贡就带着这份攻略,来到了杨宁的浮空山。“

这次真得谢谢你了。”刚

坐下,克拉贡就开口说道:“不然,我现在还要继续头疼。”

“其实星主也说了,这事跟你关系并不大,主要是你家里那位犯事。”杨宁笑着摆手。

克拉贡自然知道,这只是杨宁的客气话,自家事自家清,如果没有杨宁这位和事佬,素来雷厉风行的星主塔纳利斯,会如此的好说话?狗

艺术的色彩

屁!不

动声色将那份攻略取了出来,并轻轻抛到杨宁手里。“

这是?”杨宁好奇道。“

打开看看。”克拉贡并没有解释,反而一脸高深莫测。

杨宁好奇的展开这份卷好的羊皮纸,仅仅看了一会,脸上就露出惊讶之色,原本略微迷茫的目光,也变得严肃认真起来。

或许,这份羊皮纸,对克拉贡来说,仅仅只是一份不怎么专业的攻略心得,可对杨宁来说,却是一盏指引前路的明灯!“

关于后面尝试的那部分记忆,我也准备好了。”

克拉贡取出一个容器,里面装着一些不断飘散的灰白气体。

将容器摆在桌面上,克拉贡若有所思道:“虽然我不太明白,你为什么对黑暗之源那么感兴趣,但如果你不着急的话,我倒是可以亲自带你去走上几天。”

“需要多久?”杨宁豁然抬头。“

最少得半年吧,我需要去莫拉特星系处理一件事,这事很重要,已经拖了快一年了。”克拉贡显然也不是很肯定。

“那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半年?哪

怕半个月,杨宁都不想等下去。

来冥界也已经有段日子了,如今梦境小屋内是什么情况,他根本就不清楚,而且他也掌握了如何解决雪兽一事的办法,自然归心似箭。但

更重要的原因,就是系统的解封!“

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克拉贡说道:“回去准备一下,明天一大早,就赶往莫拉特星系,把那事给办了。”杨

宁将克拉贡送走后,就迫不及待的关上门,然后开始阅读克拉贡这后面几次尝试秘境的记忆。

不得不说,或许是旁白介绍这方面,克拉贡的记忆完不如黑市那份,可要说到真功夫,真料子,那绝对是克拉贡记忆这份。

这一坐,就是整整一天,这一天,杨宁没有出过门,外面的女佣也不敢进来打扰。直

到清醒过来时,杨宁才发现,自己这一坐,竟然坐了二十多个小时!

“这一次,收获很大呀。”杨

宁拾起桌面上的羊皮纸,喃喃自语:“先前还有不少地方看不明白,不过现在再看一次,却没这方面的问题了。果然,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呀。”

来到办公间,那里摆放了不少新的资料,这都是凯利斯送来的。

杨宁就这么坐在椅子上,开始翻看这些资料,毕竟有着一目十行、过目不忘的本事,所以这堆得跟小山高的资料,杨宁也没花太大时间,就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。

“看来,是时候去一趟黑暗之源了。”杨

宁本就是一旦决定,就立刻行动的性子,当天夜里,他就离开星宫,星夜兼程朝着黑暗之源赶去。

黑暗之源距离星宫,有着一段相当漫长的路程,正常情况下,需要走足足大半年。但是,却有一种方法,能让这个世间缩减几十倍。也

就是说,仅需几天,就能赶到黑暗之源。冥

海有一种神奇的生灵,它能以近乎空间跨越的速度,穿梭在无尽冥海中。而

冥海深处,是没有时间流速的,只要进入那个时空混乱的区域,就能借助时间的混乱,来干扰空间,继而造成空间混乱。

恰巧,这冥海的生灵,与黑暗之源有着密切的联系,它每一次干扰到的空间,都会有不少地方,是黑暗之源的外围区域。

也就是说,通过这冥海生灵,但凡想要去黑暗之源的,都可以通过这生灵,来达到单向传送的效果!

杨宁,打得就是这个主意。

不过这种被称为鲛鲲的生物,数量很少很少,而目前出现的这一部分,都被各方势力给控制下来。

要知道,这可是一笔天大的财路,只要想去黑暗之源,又不想跋山涉水,甚至可能在半途遭遇各种危险,通过鲛鲲达到快速传送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这都是一笔明智的交易。

而且,各方势力收取的传送费用并不高,哪怕是孤家寡人,都能承受这笔费用。“

欢迎来到无尽冥海。”

杨宁牵着冥马,游走在热闹的人群中,他没想到,这冥海的岸边,竟然人声鼎沸,相当热闹。

不过仔细想想,这一路走来,根本就没几个补给站,可以说,这里是方圆百里为数不多,既能玩又能住的好地方。

而且,这岸边还有不少做买卖的人,只不过卖的东西或多或少有些磕碜,最起码,入不得杨宁的法眼。

“老板,我想去黑暗之源,请问该怎么走?”杨

宁随便走到一个摊位前,就开口询问。这

摊位老板抬起头,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就低着头,不再理会杨宁。




© 2021: 免费日批直播软件 | GREEN EYE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